西甲国家德比推迟-95%手游无版号:六成以上手游采取代申报

  关于广电总局手游版号新政,西甲国家德比推迟 行业内讨论已颇多,而业内企业步入实际版号申请环节,都会发现一个颇为尴尬的问题:绝大多数最近几年新设立的游戏厂商没有直接向总局申请版号的资格,主要问题卡在没有“电子出版物出版资质或互联网游戏出版资质”,这个资质涉及到两个证的办理,分别是《电子出版物许可证》《互联网出版许可证》。西甲国家德比推迟 因大量厂商没有上述资质,导致的结果是众多游戏厂商采取寻找中介代办的方式申请版号。

  95%手游新品尚无版号:六成以上手游采取代申报

  据总局官网披露的信息粗略统计,2016年上半年成功获得版号的国产手游产品共计264款、获得版号的进口海外手机游戏共计15款,也就是说整个上半年总共只有279款手机游戏获得版号,而注意到这279款游戏中有171款游戏的出版单位和运营单位名称并不一致,占比高达61.2%,而随着7月1日版号新规的落地,采取由具游戏出版资质单位代申报方式申请版号的占比还将进一步提高。

  半年约280款手游获版号在行业中大概是怎样的比例呢?根据阿里游戏发布的2016Q1报告,一季度在该渠道“正式上线的手游新产品达736款,每个月上线新品约在200款左右”,根据此数据来推算,假设今年上半年上线手游数量在1400款,那么意味着今年上半年有80%的手游新品尚无版号。

  而另据Dataeye近几个月所统计到数据,2016年各渠道实际每月上架的手游新产品在1000款以上,这意味着上半年实际上线游戏在6000款左右,为何数据平台统计到的产品数量远大于渠道所宣布的产品数呢?小编认为主要原因是行业内有很多公司采取更换游戏名、快速换皮的方式“一产品多发、一产品多个发行商”,且还有大量的海外游戏因为各种原因被上架到了国内渠道,这带来了实际上线游戏数量的急剧膨胀。

  但根据总局的规定,产品名更改即需要重新申请版号,因此从产品合法合规的角度来看,仅上半年在中国市场出现的6000多款手机游戏中95%都没有版号,而版号新规的施行,将极大的打击“快速换皮、一产品多发”的行业乱像,发行商过往采取的这种运营套路未来需要做很大的调整。

  游戏公司获得出版许可证存在现实困难:或将洗牌手游发行

  根据总局官网披露的版号信息,注意到的一个突出现象就是相对有一定规模的老的国内端游厂商、页游厂商早早都办理了《互联网出版许可证》,他们可直接向总局申报版号,而最近几年新成立的游戏厂商则普遍没有这个证件。

  比如行业所熟知的一些游戏厂商,上市公司即有乐逗、陌陌、飞流、星辉天拓、飞鱼科技、游戏谷、Glu暂无《互联网出版许可证》,而非上市公司的则有

  乐动卓越、掌娱天下、多益网络、中清龙图、巴别时代、天象互动、玄机科技、乐道互动、湖南快乐芒果、掌阅科技等暂无《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无证要申请版号就得由具备网络出版资质的单位代申报,考虑到这些业内“熟脸”都无资质,可想而知其他业内游戏厂商更是没有了。

  从传统报纸书刊发行的许可证管理来看,《互联网出版许可证》主要针对的是出版物的发行单位,在游戏业等于针对游戏发行商,与之类似的另一个主管部门文化部的“文网文”针对的亦是游戏发行商,眼下文网文对游戏发行商来说是必备项,而总局尚未要求发行商必须办理《互联网出版许可证》,认为出版许可证可能成为影响行业未来发展的另一个重要监管手段。

  今天总局发布的“版号问答”中即特别提到了版号代办不合规,“总局不允许不具备资质的单位申报游戏作品出版审批,也从未授权或指定任何组织或个人开展所谓“代办版号”的中介服务。社会中所谓打着“代办版号”等旗号借机敛财甚至诈骗的“中介”组织和个人,广电总局方面持明确反对态度。如果出版服务单位参与其中,社会各界可向广电总局进行举报;如涉嫌犯罪,还可向所在地公安机关报案。”

  那么如果《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成为未来的必备项,游戏企业必须办理的话门槛有多高呢?

  根据总局发布的《网络出版服务管理规定》,企业必须完全内资,“除法定代表人和主要负责人外,有适应网络出版服务范围需要的8名以上具有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认可的出版及相关专业技术职业资格的专职编辑出版人员,其中具有中级以上职业资格的人员不得少于3名”,该职业证书简称“网编证”,需要参加总局的在北京的现场3天培训、同时参加考试通过后方可获得,据了解该考试每年只举行四次。相比较而言,文化部文网文只需企业出示技术人员的学历、职业技术证书等即可申报文网文。

  而据了解,业内有知名手游发行商为办理《互联网出版许可证》前后折腾了2年时间,而如果未来采取严格管控,对国内手游发行市场来说,出版许可证或将成为行业发行商的新准入门槛。

  广电总局:手游审批不收费 没有加急办理